咨询热线:188-1523-9888 (微信同号)

民商事案例

加工合同起诉主体错误案件

何某某是山东淄博新光速摩托车有限公司在台州的业务员,山东淄博新光速摩托车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摩托车的企业,一直以来,新光速公司的配件都是经何某某手从台州市路桥市场购得的,与业务单位结算时,何某某均是以自己的名义出具欠条的,某某年7月15日,何某某以自己的名义委托任某某为摩托车配件喷漆,完工后经结算,共计人民币45000元,当日,何某某以自己的名义出具了欠条。后任某某向何某某催款,因新光速公司未付款,任某某以何某某为被告诉至法院。

    何某某认为自己比较冤,自己仅是新光速公司的业务员,自己拿的也仅仅是工资,而现在,本新光速公司的货款,自己却成了被告,要自己来承担偿付。

    于是,何某某找到本律师,要求为其代理,维护其的合法权益。

    本律师接受委托后,听取了何某某的辩解,并指导何某某提供货物联运合议书及产品明细帐,还要求何某某提供当时新光速公司的在台州的另一个员工出庭作证,最后还拿到新光速公司的一份证明何某某当时系其公司员工的证明,通过以上证据,最后认为:

    某某年7月15日何某某以自己的名义向任某某出具了欠条,现何某某主张出具欠条是其履行新光速公司有限公司员工的职责,属职务行为,欠款应由新光速公司承担。对此,何某某应承担举证责任。现何某某提供货物联运合议书从其内容看,无法确定与本案关联,本院无法认定。何某某在举证期限届满后提供了新光速公司的证明,该证明就其形式是证人证言,但实质是新光速公司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何某某出具欠条行为的事后追认,是事实行为,以证明的形式进行追认,该证明也不是证明对象而仅是手段。且何某某在举证期限届满后的提供,不存在主观恶意及怠于行使举证义务的情形,不应由此产生证据失权的后果。新光速公司在证明中虽承认何某某在某某年7月15日出具欠条是代表新光速公司,但不排除何某某与新光速公司串通将债务转嫁到新光速公司的可能性。而何某某提供的实物入库单,任某某承认是其与新光速公司之间的往来单据,这与何某某提供的明细帐有吻合的地方,虽然帐册未能明确是新光速公司所有,但证人王某某作为公司出纳的确认,特别是新光速公司出具的证明对金额的认可,可以证明该帐册系新光速公司所有。任某某主张帐册系新光速公司自行制作,但未对其证据形成的时间提出质疑,且依据该帐册新光速公司欠任某某货款44958元而非任某某主张的新光速公司欠款12000元,新光速公司没有理由多报欠款金额。因此,本院认为该帐册是真实可信的。从帐册登记的内容看,截止某某年7月15日,新光速公司欠任某某45000元,这与何某某出具的欠条金额一致的,结合新光速公司经营范围,本院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新光速公司追认何某某出具欠条的行为是基于事实而非出于转嫁债务的原因。任某某提出新光速公司出具的证明与本案无关联的异议,不能成立。经上,何某某在某某年7月15日出具欠条是履行其作为新光速公司员工的职责,是职务行为,任某某向何某某主张权利,属被告主体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二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任某某的起诉。

Copyright © 2020 浙江法进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10561号-1